元宇宙大震荡:高管离职,团队解散,拆东墙补西墙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作者 |?徐珊
编辑 | 云鹏

今天一早,科技圈就炸开了锅。这次还是离不开近期最热的话题,元宇宙。

首先是Meta不吭不响地甩出24款头显原型机,并重点预告了Meta的下一代头显将在视网膜分辨率、焦距深度、光学畸变和HDR四大领域有所突破。

元宇宙大震荡:高管离职,团队解散,拆东墙补西墙

▲?Meta Reality Labs的头显原型

紧接着是媒体爆料,腾讯正式成立XR(扩展现实)部门,由腾讯游戏全球首席技术官李申领导。再结合此前的罗永浩重回科技圈,创维即将推出VR新品等等信息,近期元宇宙领域似乎开始喜迎“第二春”。

诸多消息层层累加的效应下,今日的元宇宙概念股板块快速拉升,有近百家公司股价上涨,其中宝鹰股份、奥拓电子的股价上涨超过9%,接近涨停。

元宇宙大震荡:高管离职,团队解散,拆东墙补西墙

▲截止6月21日收盘时,元宇宙概念股板块情况(来源:搜狐证劵)

有意思的是,现在元宇宙市场正如“薛定谔的猫”。

一方面,无论是部分赛道的巨头们和初创企业都认为元宇宙赛道拥有庞大蓝海市场,为此疯狂砸钱挖人。而另一方面则是当初喊得“元宇宙”口号喊得最响亮的两家科技巨头,微软和Meta却先后陷入发展困境。

6月10日,微软宣布重组新的MR(混合现实)团队。而就在此四天前,Meta也宣布了公司人工智能部门的重组计划。同时,有关微软、Meta高管离职的消息频频传出。部门重组与高管离职的变动,也为这两家科技巨头的元宇宙大计,铺上了一层阴霾。

新的巨头在不断涌入,而另一边入局已久的巨头们正在“挣扎”求生。巨头们通向元宇宙的道路,究竟该怎么走?面对元宇宙市场的变化,元宇宙B端赛道的老大微软和C端赛道的领头羊Meta是如何应对的?他们的高管为何在元宇宙正热的时候选择出走?

经过调查,我们看到在这个动荡期,微软和Meta选择了两类不同的路线切入元宇宙赛道。微软选择了一种相对保守的打法,把专注于元宇宙领域的MR团队解散,员工根据项目的不同类别分到不同的部门,元宇宙业务仍以Windows系统为主。而激进的Meta则将其此前的核心团队AI团队合并到专注于元宇宙的现实实验室中,势必想要走出一条新的道路。

一、是巧合还是必然?微软、Meta高管齐出走

6月10日,一封内部邮件在微软员工中流传开来。

在这封邮件中,微软云与人工智能集团负责人Scott Guthrie宣布HoloLens团队主要负责人亚历克斯·基普曼(Alex Kipman)离职,并表示“现在是他离开公司寻求其他机会的合适时机”。

亚历克斯·基普曼,可谓是微软MR团队中“灵魂人物”。

亚历克斯·基普曼出生于巴西的一个外交官家庭,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有传闻说,在亚历克斯·基普曼七八岁的时候,他就学会了Atari 2600编程。

2001年,亚历克斯·基普曼从罗彻斯特理工学院毕业,入职微软。他曾先后参与了微软的Windows Vista项目、Project Natal(也就是Kinect)产品升级等多项核心项目。

据悉,当时的微软互娱业务部副总裁Don Mattrick希望能够在Kinect产品上增加运动追踪、人脸识别、语音控制等功能,加强产品的交互性。而当时这项任务交到了手握多项专利的基普曼手中,这也为后来由基普曼研发HoloLens奠定了基础。

2015年1月21日,基普曼戴着HoloLens走向微软发布会的舞台,向世界介绍其最新成果。面对HoloLens,基普曼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不认为3500美元的头显是一款消费级产品。但对我们所处的行业来说,这是一款革命性的产品。”

元宇宙大震荡:高管离职,团队解散,拆东墙补西墙

亚历克斯·基普曼(Alex Kipman)

而对于他的离开,外媒The?information曾评价道:“这是2010年以来,微软在AR硬件、平台和软件方面最大打击。这将会影响到(微软)推进任何企业、军事或消费者项目的计划。”

不仅是高管离职,微软MR团队的其他人员也在跳槽至其他公司。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仅2021年微软就有近百人离职。

而最近颇受员工离职影响的科技巨头还有Meta。

作为消费级市场的头号玩家,Meta的核心技术人员也在不断流失。6月2日,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其社交平台上表示,自己将辞去Meta公司首席运营官一职,但会保留Meta董事会成员位置。

元宇宙大震荡:高管离职,团队解散,拆东墙补西墙

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

而就在她提出离职后,Meta的人工智能负责人杰罗姆·佩森蒂(Jerome Pesenti)、首席技术官迈克·施罗普费尔(Mike Schroepfer)、以及负责数据中心和核心基础设施的高管大卫·摩顿森(David Mortenson)先后宣布自己即将离职。

据统计,从2021年10月至今,Meta已有近20位核心高管离职,其中包括首席技术官迈克·施罗普费尔(Mike Schroepfer)、AR/VR具体内容高级副总裁迈克·维尔杜(Mike Verdu)等

这些曾扎根Meta多年,Meta工作经历长达十年以上的高管们离职,对于Meta来说,不亚于一场新的人事震荡。

每一次巨头们大规模的人事动荡,似乎在见证着一个时代的落幕。高管们的离职,也透露一些其对公司业务的现状做出的反馈。

元宇宙概念大火后,关注这条赛道的人越来越多,VR/AR领域里的创业者已在逐渐增加,大厂的涌入和资本市场的青睐,也让高管们拥有更多选择机会。同时,对于巨头们来说,他们对于元宇宙人才的争夺也愈加激烈。

二、为钱困扰的巨头们,元宇宙业务推动缓慢

很难说这些高管的离职是否与公司核心方向的调整有关,但微软和Meta在元宇宙领域的业务展开上,确实遇到了不少难题。

据外媒ITPro Today报道,微软此前拿下被预估220亿美元的美国陆军大单,如今只收到4000万美元。

美国陆军采购部助理副部长Douglas Bush曾表示,他们正在怀疑微软能否在2022年5月之前如期交付AR头显。此前,曾有士兵指出微软的IVAS系统(集成视觉增强系统)存在低光与热成像性能问题。

如今交付时间已到,微软这一大单完成的究竟如何?我们或能从微软本季度的财报数据中一探究竟。

如果说,微软是AR大客户的订单遇挫可能会影响其“元宇宙部门”的财报数据,那么Meta现实的财报情况已经影响到自己整体的业务进展。

据外媒The Information报道,Meta决定不发布代号为Project Nazare的消费级AR眼镜而先发布代号为Artemis的智能眼镜。此前从事Nazarre的AR软件团队将专注于构建软件开发工具包。

不仅如此,为了缩减开支,Meta还计划取消智能手表的研发,并且将其Portal智能家居产品重新定位,改向面对企业用户。

而这些研发项目的搁置,都是为了削减在Reality Labs硬件和AR/VR部门开支所做的一系列努力。早在今年5月,Meta的首席技术官兼现实实验室负责人Andrew Bosworth就曾告诉员工为某些项目的削减或推迟做好准备。

Meta宣布转型元宇宙后,财政问题愈加凸显。相较于此前9560亿美元的市值高点,Meta现在的市值仅为4431亿美元,跌破一半市值。而Meta在现实实验室项目中投入的百万研发,也让其不得不缩紧“钱包”,学会收起野心。

元宇宙大震荡:高管离职,团队解散,拆东墙补西墙

▲6月21日,截至收盘位置Meta的股价变动

看来,科技巨头们要想在元宇宙领域中站稳脚跟,就必须仔细考虑如何合理安排资金。

三、通向元宇宙?巨头们拆队重开

面对大量的高管离职、业务推进受阻,微软和Meta都同时选择了重组业务,但选择了不同的重组方式。

首先是微软,从内部邮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微软原先的MR团队以提供AR和VR产品和解决方案为主。其中,微软的MR团队的核心业务主要有HoloLens与军队合作的IVAS(Integrated Visual Augmentation System,集成视觉增强系统)项目以及Microsoft Mesh XR云服务三部分。

这时的微软MR团队业务还看不出明显的方向来,但随着HoloLens团队主要负责人亚历克斯·基普曼离职,微软MR团队重组计划似乎透露出微软元宇宙计划的一角。

据文件显示,MR硬件团队将带着HoloLens和IVAS项目加入Windows+设备组织(Windows and Devices Group),由微软Surface计算机部门负责人帕诺斯·帕奈(Panos Panay)负责。而Teams协作产品等领域的公司副总裁杰夫·特珀(Jeff Teper)将负责接手MR软件团队以及Microsoft Mesh XR云服务项目。

元宇宙大震荡:高管离职,团队解散,拆东墙补西墙

▲微软MR团队拆散后将加入的两大部门

至此,微软的MR团队彻底解散,核心负责人出走,团队分崩离析。

从最新的重组计划看来,微软的元宇宙计划可能仍以Windows操作系统为主,研发不同的硬件产品与之相配,从此切入元宇宙领域硬件赛道。而软件方面,微软将以协作办公软件为重心。同时,微软在元宇宙领域的资源投入可能会有所下降。

而“All?in元宇宙”的Meta则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它选择打散的是AI团队。据6月2日Meta在官网披露,他们计划将AI研发团队重组,为主攻元宇宙的现实实验室部门补足“兵力”。

此次变动主要分为两大部分:

首先是,Meta的AI责任组织将合并到社会影响团队;AI的产品团队将合并到产品工程团队。

其次是,AI4AR团队、AI研究团队FAIR(Facebook AI Research)将加入Reality Labs Research的新支柱。

元宇宙大震荡:高管离职,团队解散,拆东墙补西墙

▲Meta官网发布的组织调整信息

同时,Meta的AI副总裁Jerome Pesenti将在帮助AI团队更好地融入到各个业务线后,在六月中旬离职。

Meta将其此次调整称为“Meta AI去中心化组织结构(a new decentralized organizational structure for Meta AI)”,该计划将AI技术以及产品和应用紧密结合起来,也深入到其元宇宙领域各类产品的研发中。

而专攻元宇宙的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 Research)部门再次在这一次结构重组中,巩固了自己的地位

同样是科技巨头,同时是细分赛道的头部玩家,同样是抢占VR/AR领域头显市场的第一人,微软和Meta在此时似乎已经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微软解散了主攻元宇宙的XR团队,将其分散至各个业务线,这意味着微软对于元宇宙的专注度降低。面对元宇宙,微软选择以自己现有的云服务和操作系统为优势,择机切入元宇宙新业务。Meta则选择拆掉自己的AI团队,加强现有的元宇宙团队,再度提升Meta在元宇宙领域的专注度,试图走出一条全新的道路。

结语:激流勇进还是激流勇退?微软、Meta走向不同的道路

面对业务推进困难、高管集体出走,微软和Meta都在探索元宇宙的道路上遇到了动荡时期,两家巨头公司也给出不同的解决方案。

Meta在走向元宇宙的道路上,展现出了坚定的决心和势在必行的气魄,将其AI团队拆散融入元宇宙团队中,并且搁置了部分智能可穿戴设备的研发。而微软则是选择通过打散MR团队将其融入到现有的业务当中,仍以现有业务为核心方向。

这一退一进间,消费级市场最头部的元宇宙玩家Meta和企业级市场最重磅的元宇宙玩家微软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究竟谁做出了更好的选择,也许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答案。